“外賣進校園”不該是無解的難題

2019年06月15日08:34  來源:北京青年報
 
原標題:“外賣進校園”不該是無解的難題

  大學作為教育服務機關,本質上是一個相對開放而非封閉自守的社會治理主體,學生點外賣是正常的消費行為,大學有義務為學生的正常消費行為提供配套服務。大學應當與企業合作,對外賣進校園予以規范管理,把對校園安全和秩序的影響降到最低,而不應當以“敵意”視之,以嚴苛規定一禁了之。

  前段時間,“海南大學禁止外賣進校園”的消息在網上引發熱議。海南大學通過官方微博回應稱,學校近期加強了對外來車輛和人員的登記管理,但並不禁止外賣送餐服務,同時學校與外賣平台共同開展外賣安全進校園整治行動,加強外賣電動車進校區的規范管理。

  移動互聯網時代,在手機上動動手指點外賣,已成為不少人生活中常有的消費選擇,大學生在這方面自然不會“落后”。前幾年外賣剛剛興起時,大多數大學都禁止外賣電動車進校園,現在部分大學在此問題上有所鬆動,但仍有一些大學“不為所動”,繼續將外賣拒於校園之外。海南大學加強對外來車輛和人員登記管理,涉及到外賣電動車和外賣小哥,就被人解讀為“禁止外賣進校園”,由此可見輿論對“外賣進校園”問題的關注度與敏感度——好在海南大學對外賣持審慎包容的態度,否則不知還會激起多大的輿論反響。

  一些大學禁止外賣進校園,最主要的一個理由是,認為外賣電動車進出校園,外賣小哥把餐食送到教室、圖書館、學生宿舍門口,甚至進入宿舍送到學生手中,會對校園交通安全和正常秩序造成很大影響。校方的擔心有一定的道理,但不應成為禁止外賣進校園的理由。大學作為教育服務機關,本質上是一個相對開放而非封閉自守的社會治理主體,學生點外賣是正常的消費行為,大學有義務為學生的正常消費行為提供配套服務。對於給學生提供送餐服務的外賣電動車和外賣小哥,大學要做的是與企業合作,對外賣進校園予以規范管理,把對校園安全和秩序的影響降到最低,而不應當以“敵意”視之,以嚴苛規定一禁了之。

  一些大學禁止外賣進校園,另一個理由是認為外賣食品存在較大的安全隱患,外賣進校園會把食品安全隱患帶到校園,加大學校食品安全治理的難度和風險。這個理由也是值得商榷的。大學也是開放的食品安全治理主體,大學對進入校園的外賣食品,所應承擔的安全治理責任是有限的,就像大學生去校外餐廳、飯店用餐,大學無須對校外餐廳、飯店的食品安全承擔連帶責任和無限責任一樣。近年來,食品安全綜合治理水平不斷提高,外賣食品安全總體上可控可靠,大學對此應有基本的信心和信任,不應以“食品安全”為由拒絕外賣進校園。

  一些大學禁止外賣進校園,還有一個理由是認為點外賣屬於高消費,不利於培養學生勤儉節約的生活習慣和思想品格。這種看法存在一些誤解。點外賣是市場化的餐飲消費,在大學食堂的部分窗口、攤點吃飯,基本上也是市場化的餐飲消費,由於一些訂餐平台經常有大力度的折扣優惠,點外賣有時比在大學食堂吃飯更便宜,不會助長奢侈消費和鋪張浪費。同時,允許外賣進校園,使大學的餐飲服務更加多樣,為師生提供了更廣闊的選擇,也有利於擴大校園餐飲服務競爭,提高餐飲服務質量和水平。

  大學是求學治學的象牙塔,也是豐富多元的社會生活的重要部分,正常的社會服務和商業服務在大學校園中不該缺席,“外賣進校園”不該是一道無解的難題。除大學應當有開放的胸襟和開明的治理,網絡訂餐平台也要有積極主動的態度,特別是要充分發揮移動互聯、大數據、人工智能等新技術、新業態優勢,與大學相關部門展開合作,有針對性、前瞻性地研究解決外賣進校園可能給大學帶來的一些問題。

  此前,網絡訂餐平台為“外賣進小區”研發了一系列新技術設備,如美團點評推出“小區守衛”小程序,物業公司、小區保安通過掃描二維碼,就可以全程掌握外賣小哥進入小區后的動態。現在,這樣的技術設備、做法和經驗可以借鑒運用過來,有效減少大學對“外賣進校園”的疑慮和阻力。

  本報特約評論員

(責編:董兆瑞、鮑聰穎)

推薦閱讀

北京世園會迎中國館日 山水意境展錦繡中華 以“錦繡如意”為名的中國館,在建筑設計上借鑒了中國傳統斗栱、榫卯工法,使用傳統工藝,打造出令人印象深刻的巨型金頂。室外景觀設計也處處體現著中國傳統文化元素,梯田從廣西龍脊梯田、雲南哈尼梯田汲取設計靈感,創造出返璞歸真的田園畫境。
【詳細】北京世園會迎中國館日 山水意境展錦繡中華 以“錦繡如意”為名的中國館,在建筑設計上借鑒了中國傳統斗栱、榫卯工法,使用傳統工藝,打造出令人印象深刻的巨型金頂。室外景觀設計也處處體現著中國傳統文化元素,梯田從廣西龍脊梯田、雲南哈尼梯田汲取設計靈感,創造出返璞歸真的田園畫境。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