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灣媯水一城花

2019年04月18日07:42  來源:北京日報
 
原標題:一灣媯水一城花

  春光明媚,世園會園區裡花木遍植、綠意盎然,遠處的永寧閣壯觀古朴。本報記者 潘之望攝

  東城區東四街道“共享花房”裡,居民們自發管護花草。

  郝飛攝

  頤和園,是中國古典園林的經典佳作。

  李瑤攝

  沃勒維貢特庄園,歐洲園林中法式古典園林的代表之一。

  侯曉蕾攝

  阿勒罕布拉王宮,伊斯蘭園藝體系的代表之一。侯曉蕾攝

  本報記者 李瑤

  從一個單細胞的游動開始,一場生命的交響開啟了,24億年前,她第一次捕獲陽光、產生能量。在此后的24億年裡,她穿越時空、綿延萬裡。人類,曾因她遷徙﹔城市,曾因她劃分版圖。

  她,就是植物,承載著人類歷史、傳承著文明。

  10天后的4月29日,2019北京世園會將在長城腳下、媯水河畔拉開帷幕。首都北京,將以三千多年的園藝積澱和優良的生態底色,書寫建設美麗中國的生動實踐。與此同時,北京也將享受這一場自然與人文的饋贈,世園會留給北京的將不止一個園區、一些植物,而是一座園藝之都、一批綠色產業、一種生態樣本。

  三千年的園藝傳承

  即將展現在世人面前的這屆世園會,不是簡單的一場園藝秀,它背后有著中華三千年園藝傳統的積澱。世園會展區裡每一處中國園林的設計都浸透著厚重的文化內涵。 “隻要想象出一種無法描繪的建筑物,一種如同月宮的仙境,那就是圓明園﹔假如有一座集人類想象力之大成的燦爛寶庫,以宮殿廟宇的形象出現,那就是圓明園。它是理想與藝術的典范。”法國大作家雨果曾高度稱贊中國北京圓明園。

  圓明園始建於1790年,有一百五十余景,它以繼承了中國三千多年的造園精華而風靡全世界,既有宮廷園囿的雍容華貴,又有江南園林的婉約多姿,還汲取了歐洲園林藝術精華,被譽為“一切造園藝術的典范”的“萬園之園”。可惜,現在的圓明園僅留幾處殘垣斷壁,但其代表的中國古典園林的巔峰仍難以磨滅。

  中國園林與歐洲園林、伊斯蘭園林並列為世界園林三大體系,五千年的歷史長河,讓中國創造出無數巧奪天工的園林。在三大園林體系中,中國園林文化發源最早,可以追溯到三千多年前的商周時代,源於自然崇拜與山川崇拜,當時的君主們在自然山川間建筑大型苑囿,狩獵、游觀,並在高大宏偉的台榭之上建造富麗堂皇的宮室,宴樂、通神。此后的幾千年間,社會主流審美成為影響園藝文化的核心要素。無論是秦漢時期氣吞萬裡的帝王審美思想下,高大台榭之上氣勢恢弘的宮殿、觀、闕,還是魏晉時期被推為上乘的“茂林修竹”“清流急湍”,亦或兼有雄健豪放與秀麗靜雅的隋唐皇家園林,都對同時期歐洲園林、東亞地區的日本和朝鮮半島園林產生影響。

  明清時期,皇家園林發展到極為成熟的境界,不僅全面繼承了延綿數千年的園林文化傳統,還借鑒模仿了時興的江南名園,其中既有小巧精致的內廷花園,也有規模宏大的集錦式園林,建筑、疊山、理水、植物配植等園藝手法都達到頂峰,圓明園、頤和園、恭王府等均是這個時期的佳作,為中國園林史寫下了濃墨重彩的一筆。彼時,放眼全世界,中國自然式山水園林傳到西方,在歐洲引發“自然熱”,而寫實、嚴謹、重人工與秩序的西方園林也影響著東方園林藝術。

  作為具有三千多年歷史的古城,北京是中國皇家園林的集中地,這種汲取了西方精華、“雖由人作,宛自天開”的中式園林藝術也深刻浸染著尋常百姓家。如您在什剎海、前門、東四等老城區轉一圈,便可將北京庭院園林風採領略八九。若是三進四合大院,主人大都懂些理水、疊石、造景之道,樹叢、水池、花籬、曲廊、月亮門等布置精巧,讓人三步一景、景隨步移。若是咫尺方寸小院,主人也會精心營造,石榴樹、葡萄、海棠、玉蘭各種一兩棵,樹上鸚鵡學舌,樹下魚兒暢游,整個院子花木扶疏、景色清幽,仿若大花園的一角或微縮。若雨后從那門前經過,也要暫住腳步閉眼深吸一口,那混合著桂桃花香、鬆柏清香的空氣簡直太迷人了!

  就這樣,每個四合院猶如一個小小的“肺泡”,無數的“肺泡”每時每刻在自動淨化著北京。如今,搬進樓房的北京人,再蓋四合院養花種草已不大可能,但三千年來的園藝傳統卻根深蒂固。

  美麗中國的生動實踐

  綠水逶迤、青山環繞、草木相伴、花鳥為鄰,這樣的詩意生活畫卷凝聚了人類對美好生活的共同向往。“綠色是生命的本色,而園藝是植物的藝術,是綠色的文化,亦是生命的延展與升華。作為以植物為主角的盛會,世園會是展示我國生態文明建設的重要窗口,更是建設美麗中國的生動實踐。”北京世園局常務副局長周劍平說。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國生態文明建設重視程度、投入力度、取得成效前所未有,首都北京更是成為山水林田湖生命共同體的積極踐行者。

  今年3月,美國宇航局在社交媒體上向中國致謝,因其衛星收集的數據顯示:過去17年,中國的植被增加量佔到全球植被總增量的25%以上,位居全球首位。與之相對應,中國林科院正在開展的調查研究顯示:城鎮化率高達86.5%的北京,大尺度造林讓平原地區森林覆蓋率在短短4年裡增加了10個百分點。

  春回大地、萬物吐綠,外地游客乘坐飛機在首都機場徐徐降落時,眼前總能看到環繞和鑲嵌在道路、城區、村庄之間大片大片的綠色。“環城皆林也”,北京的第一印象由此誕生。

  若再乘車繞行北京城,北京的綠色地圖則愈加飽滿、精致起來。沿著母親河永定河,70多公裡長、森林面積達14萬畝的綠色發展帶為城市戴上項鏈﹔36處大型城市森林公園進城,京城槐園、中關村森林公園、東郊森林公園、南海子濕地迎來市民賞玩游憩﹔就是那四合院裡、胡同裡、小區裡、家門口,也都種植著葡萄、石榴樹、月季、玉蘭,仿佛珍珠裝點著北京人的安居夢。

  人的命脈在田,田的命脈在水。北京生態建設的碩果不僅結在“林”上,更在“水”上。上世紀90年代,滋養首都千年的母親河永定河幾近干涸,經過多年治理,“永定河,出西山,碧水環繞北京灣”的景象逐漸重現,一個令人振奮的消息是,京津冀晉四省市聯手推進的永定河綜合治理與生態修復工程已啟動,永定河將於2020年恢復全線通水。

  與此同時,北京市地下水位已連續3年回升,這為白浮泉、玉泉、“三山五園”水系的恢復提供了可能性。以頤和園、圓明園、香山靜宜園為代表的“三山五園”以其宏大的規模、精湛的建筑藝術和豐富的文化內涵蜚聲海內外,是中華民族不可復制的歷史文化瑰寶。有了潺潺清水,恢復三山五園歷史風貌,重現中國皇家園林瑰寶的未來可期。

  如此,2019年,美麗中國、美麗北京將濃縮於世園會中,這場以植物為主角的盛會,將成為生態文明成果的展示者和傳播者。無論是原地保留的5萬棵大樹和一大片擁有100多種植物、鳥類、昆虫棲息繁衍的濕地,還是疊山理水而成的五谷豐登、山花爛漫的天田山,如詩如畫、碧波蕩漾的媯納湖、望山通水憶鄉愁的園藝小鎮,亦或巧奪天工、綠色低碳的中國館、國際館、國內外各地展園,都書寫著“綠色生活 美麗家園”的動人故事。十天后,世界友人們來到世園會,不僅能欣賞一場奇花異草的大聯展,更能擁抱青山綠水、濕地鳥語,享受人與自然和諧共處的詩意景觀。

  這是地球美好家園的縮影,是建設美麗中國的最生動實踐。

  園藝融入現代生活

  世園會不只是展示生態文明建設成果,它還是滿足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的一次有益嘗試。

  “讓園藝融入自然 讓自然感動心靈”,這是2019北京世園會的辦會理念,也是世園會帶給北京人園藝生活的新發展。去年以來,33家園藝驛站在全市星羅棋布,園藝深入走進了首都社區、街道、公園、學校和尋常百姓家。

  春光正好,延慶區夏都公園園藝驛站裡,彩葉竹芋、龜背樹、花葉萬年青、紅掌、長壽花、梔子花開出一片姹紫嫣紅。居民們三五人一桌,正在老師的帶領下制作自己的園藝天地。在廢舊的玻璃瓶、小魚缸裡,鋪上火山岩,種上網紋草、袖珍椰子樹,以苔蘚做綠草、用藍砂做溪流,再以小鹿、小貓、玩偶等點綴,一個唯美有趣的生態樂園便展現眼前。“帶回家擺上,勞累疲乏時看一眼,就像暫時告別鋼筋水泥,進入童話世界一樣,好玩兒又有意義!”來自康安小區的李曉一邊說著,一邊給自己的作品拍照留影。自打去年夏都公園園藝驛站開業,李曉就成為了這裡的常客,學插花、做水培、養多肉,她的園藝生活一下子豐富多彩了起來。

  像這樣的園藝驛站,今年,本市將利用公園綠地附屬空間和疏解騰退空間再建20家,未來3年至5年,全市將建成100家各具特色的園藝驛站,打通“園藝惠民”的最后一公裡。

  園藝驛站裡花香草綠,胡同裡也有非凡景致。推開東四六條43號的門,記者一下子被眼前的風景震撼了:上百平方米的屋子,滿眼都是花!斑駁的紅木門前,小菊、海棠、紅掌、狗尾草爭艷,一個大水缸斜著躺倒在地上,燈籠花、捕虫花等五顏六色的花兒像水一樣從缸裡涌出,流了一地。就連老式自行車的車筐裡、后座上,也都是盛開的鮮花。

  這是東四街道去年騰退小餐館建起來的“共享花房”,由居民們自發打理。“寸土寸金的地兒能有這麼一大片花房,太不容易了,這以后就是我們的后花園!”東四四條的孫大媽笑著說。

  孫大媽的話,很多北京市民都深有感觸。北京是一個超大型的國際都市,居京不易,擁有專屬於自己的園藝生活更是難得。“北京的城市空間已進入存量時代,大規模大拆大建已不可能,隻能在有限存量中進行微更新,園藝就是這樣。”中央美術學院景觀系副教授侯曉蕾說,新版《北京城市總體規劃》中強調,要加強老城整體保護與復興,除了空間格局、街巷水系、建筑空間等的保護外,包含園藝傳統在內的老城生活方式也是重要部分。因此,從去年起,侯曉蕾帶領學生對白塔寺、東四南、大柵欄、安定門等老城區居民的花園進行微更新,激勵居民們打造“自發花園”。“‘微更新’不光是小而美,而是在保護老城原貌基礎上,通過園藝幫助居民進行生活方式的升華。”她說。

  將散落四處的碎磚塊高低錯落布置起來,間或擺放月季、綠籮、石榴盆栽,成園藝小品﹔拾起角落裡的蔬菜塑料盒、瓶瓶罐罐,種上被拋棄的菜心、瓜柄,打造廚余花園﹔哪怕是一兩平方米、一面牆,也可通過立體花卉打造成別致小景……一個個自發花園裝點著老城。“從歷史上的皇家園林、庭院園林、公共園林,到如今的城市花園、園藝驛站、共享花房和自發花園,北京傳承了三千年鮮活的生活美學,其中最大的變化是,園藝和尋常百姓的距離越來越緊密,園藝在案頭、在陽台、在家門口、在生活的每一處。可以說,北京人開啟了園藝新體驗。”侯曉蕾說。

  寶貴的綠色饋贈

  城因會而興,世園會是人們尊重自然、融入園藝,踐行綠色生活方式的一次良好契機,更將為北京留下一份珍貴的綠色遺產。

  當世園會的大幕開啟,這樣的深刻寓意將被更多人感知。100多個國家和國際組織展園、省區市展園競相綻放,2000多種植物跨越山川展露芳容,無數專家、學者、園藝愛好者共赴萬花之約,中國園藝將帶給世界一個又一個驚喜。市農林科學院高級花卉園藝師蘇國輝將帶來從2000多個種子苗中篩選出的黃酮含量最高的食用菊——玉台1號,市園林科學院高級工程師董愛香將帶來世界花卉基因組學研究的新突破——高質量的一串紅基因組圖譜和17個新品種,中草藥藝術設計園藝師楊紅將帶來由三百多種中草藥植物創作的本草畫卷……“世園會不僅是一場奇花異草的大聯展,還將是園藝新產品、新工藝、新理念的大匯聚。北京世園會將為全球花卉園藝發展帶來新機遇。”周劍平說。

  更可見的綠色遺產是,在世園會結束后,這座“萬花之園”的部分場館和公共空間將被保留,讓市民盡享碧水藍天花紅柳綠,這裡將成為京西北地區旅游帶、園藝產業發展的重要節點,還將為2022年冬奧會提供保障。

  世園會更為舉辦地延慶栽下了“梧桐樹”。環繞世園會核心園區,是散布在延慶全區近2000平方公裡區域范圍內的現代園藝產業集聚區,城區裡,康庄農業設施園區、首農集團延慶農場、世界葡萄展覽園等優質資源集聚起來,集會展交易、生產示范、科研教育等為一體的功能區已成型,鄉村裡,綠富隆蔬菜基地、大榆樹牡丹風情小鎮、葡語農庄、艾藥園等產業園星羅棋布,花卉、果品、蔬菜、種苗、中草藥等多元園藝業態各具特色,一座北方“園藝之都”正在崛起。與此同時,一大批中高檔酒店拔地而起,古朴典雅的民宿“世園人家”賓客盈門,興延高速、延崇高速陸續通車,京張高鐵緊張施工,延慶這座京西北小城,與北京的距離,無論是時間還是空間上,都實現了真正意義上的縮短,它將迎來全新發展。

  除了“有形”遺產,世園會還將留下一份珍貴的饋贈——在人們心中播下珍視自然、欣賞自然、敬畏自然的種子,可能是“養一盆花、添一抹綠”的沖動,也可能是“少買一個塑料袋,多走幾步找個垃圾桶”的改變。正如國際展覽局秘書長洛塞泰斯所說,“2019北京世園會的舉辦,必將進一步提高公眾的園藝欣賞水平,增進國際文化交流和貿易合作,也必將進一步推動中國與世界各國的聯系,讓世界在加深了解中增進互信。”

  生活因園藝而豐滿怡人,城市因園藝而美麗光彩。這個春天,讓我們共赴這場園藝盛典,開啟園藝新體驗。

  三大園林體系特色

  本報記者 李瑤

  世界園林大致分為中國園林體系、歐洲園林體系、伊斯蘭園林體系三大體系。由於歷史背景和文化傳統不同,三大體系的園林風格迥異、各具特色。

  “雖由人作,宛自天開”的中國園林

  在中國古代豐富文化遺產中,古典園林藝術別具魅力。不論是北方園林中的蒼岩深壑、碧水浮天,還是南方園林的小橋流水、粉垣低蜿,都給人無窮的藝術享受。

  受到“天人合一”思想影響,中國古典園林藝術主張模仿自然,即用人工的力量來建造自然的景色,達到“雖由人作,宛自天開”的藝術境界。園林中除大量建筑物外,還要鑿池開山、栽花種樹,用人工仿照自然山水風景,或利用古代山水畫為藍本,參以詩詞的情調,構成許多如詩如畫的景。所以,中國古典園林是建筑、山池、園藝、繪畫、雕刻、詩文等多種藝術的大融合。中國古典園林絕大部分是封閉的,四周都有圍牆,景物藏於園內,使有限的空間表現出無限豐富的園景,這是中國古典園林的精華。

  講究嚴謹與規則的歐洲園林

  歐洲園林,又稱西方園林,以古埃及和古希臘園林為淵源,以法國古典主義園林和英國風景式園林為優秀代表,以規則式和自然式園林為造園流派,分別追求人工美和自然美的情趣,藝術造詣精湛獨到,為西方世界喜聞樂見。與“言有盡而意無窮”的中國園林不同,西方園林重圖形、重人工、重秩序、重規律,表達一種天生的對理性思考的崇尚。

  歐洲園林覆蓋面廣,它以歐洲本土為中心,囊括歐洲、北美、南美、澳大利亞等地。兩大流派都有自己明顯的風格特征,規則式園林氣勢恢宏、視線開闊、嚴謹對稱、構圖均衡,花壇、雕像、噴泉等裝飾豐富,體現庄重典雅,雍容華貴的氣質。自然風景式園林取消了園林與自然之間的界線,將自然為主體引入到園林,排除人工痕跡,體現一種自然天成、返璞歸真的藝術。

  高度人工化的伊斯蘭園林

  伊斯蘭園林是古代阿拉伯人在吸收兩河流域和波斯園林藝術基礎上創造的,是一種模擬伊斯蘭教天國的高度人工化、幾何化的園林藝術形式。公元7世紀,阿拉伯人建立了橫跨歐、亞、非的大帝國,伊斯蘭園林形式隨之遍及整個伊斯蘭世界。

  伊斯蘭園林通常面積較小、建筑封閉,十字形的林蔭道構成中軸線,並將一塊場地劃分為四個正方形,利用石塊、水域和植物為基本素材,巧妙搭配、嚴密布局,制造出了使人賞心悅目的人間天堂。伊斯蘭園林比中國的道家園林和日本的禪宗園林都更加系統化,其內的涼亭、樹木、植物和灌木都經過認真設置。園中溝渠明暗交替,盤式涌泉滴水,又分出幾何形小庭園,彩色陶瓷馬賽克圖案在庭園裝飾中廣泛應用。

(責編:鮑聰穎、高星)

推薦閱讀

街區更新 北京胡同裡的“春天”藏不住
 前門東區地處北京城市中軸線東側,是古都舊城重要歷史片區。草廠三條至十條作為前門東區重點風貌保護區,在北京南城形成了獨一無二的城市肌理和建筑風貌。
【詳細】街區更新 北京胡同裡的“春天”藏不住 前門東區地處北京城市中軸線東側,是古都舊城重要歷史片區。草廠三條至十條作為前門東區重點風貌保護區,在北京南城形成了獨一無二的城市肌理和建筑風貌。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