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的高考狀元失聯9年 患癌媽媽:想再見兒子一面

2018年08月17日10:33  來源:揚子晚報
 
原標題:曾經的高考狀元失聯9年 患癌媽媽:想再見兒子一面

  原標題:曾經的高考狀元失聯9年 患癌媽媽:兒子,我想再見你一面

  曾經的江西省撫州市宜黃高考狀元——楊仁榮,在9年前突然失聯,身在家中的父母百般焦急。這些年,其父母一直沒有停下尋找的步伐。如今,他的媽媽身患癌症,時日已不多,在生命的最后時刻,她最大的心願就是再看兒子一眼。

  到底是什麼原因讓這個曾是家人驕傲的優等生大學肄業,最后有家不回?8月15日,紫牛新聞採訪了這對悲傷的父母,也替這對夫婦呼喚:回家吧,孩子,不管你過得怎樣,回家看看父母!

  悲傷的母親。受訪者供圖

  望眼欲穿的父母

  媽媽重病,盼失聯9年的兒子快點回來

  江西撫州市宜黃縣棠陰鎮的楊崇生一家如今籠罩在一片悲傷之中。家中的女主人吳細女不久前患上子宮梭形細胞惡性腫瘤,雖然經過手術,但情況仍不容樂觀,醫生說隨時都有復發可能,后續還得經歷6次化療。

  但吳細女明確表態,不願再繼續治療了,因為她感到此生已無望。

  得知自己的妻子不願再接受治療,楊崇生也是一臉無奈,他知道原因出在哪兒。自從兒子突然失聯后,妻子就終日以淚洗面,而且每當想起兒子時,妻子都會情緒失控。在接受紫牛新聞採訪時,楊崇生說,在這9年間,“哭暈了至少七八次了”。

  楊崇生介紹,家裡曾經有過兩個親生孩子,楊仁榮是老大,下面還有一個小3歲的女兒。不幸的是,女兒在6歲時因病去世。在女兒去世當年,他們又領養了一個女孩,如今養女已長大成家,已是兩個孩子的母親。

  說起兒子楊仁榮,楊崇生是這麼評價的。“他曾是全家的驕傲,2003年,他以570多分的成績勇奪當年宜黃縣高考理科第一名,被北京航空航天大學錄取。”楊崇生說,這在當年的農村是不多見的。但大學“畢業”后,楊仁榮又成了父母難言的傷痛。2009年,他給父親發送了一條短信后便“人間蒸發”,無論父母如何尋找都無果而終。

  “如果現在他還能回來,也許他媽還有救,肯定就願意繼續治病了。”楊崇生覺得隻要兒子能回來,或許這次見面,能給妻子的病情,帶來新的轉機。

  楊仁榮。受訪者供圖

  曾經的驕傲

  懂事要強的男孩,高考他是“縣狀元”

  1986年出生的楊仁榮,生長在江西撫州市宜黃縣棠陰鎮。父母務農,家裡有一個小他3歲的妹妹。妹妹從小患病,本就不富裕的家庭因此雪上加霜。楊仁榮深知家中情況,從小生活節儉,聰敏懂事,常幫父母勞作。小學的楊仁榮一直穩居班級一二名,從不需要父母在學習上操心。

  楊仁榮9歲的時候,妹妹因為一場醫療事故,不幸離世。楊仁榮的父親楊崇生說,這給兒子帶來不小的打擊,從此兒子漸漸變得內向,喜歡獨來獨往。

  還有一件事,楊崇生始終記憶深刻。“有一年夏天,農田裡都是西瓜,鎮上的孩子就一起組隊偷西瓜吃,兒子也去了。回來后他就問我,偷西瓜被抓到會有什麼懲罰?我騙他說,如果被抓到,家裡要交豬給被偷的人作為罰款。”當時的楊崇生家裡養豬非常辛苦,一年到頭也就養了幾隻。楊崇生回憶說,兒子的臉一下就變得通紅,淚水在眼中打轉,從此以后再也沒去偷過西瓜。那次,楊崇生也發現兒子自尊而敏感,所以此后再沒敢說過他什麼。

  初中時楊仁榮一直保持在班級前兩名,中考時以全縣第9名的成績,進入縣城一中。

  楊父說,兒子學習刻苦,非常要強。高一的一次考試,他的排名是年級第23名,既難過又生自己的氣,回家就流了眼淚﹔高二的時候,楊仁榮的成績穩步提升,到了高三,一直保持在年級第一名,從未變動。

  高考時,果然沒出意外,楊仁榮是宜黃縣理科高考狀元,順利進入北京航天航空大學飛行設計專業。

  楊崇生回憶道,兒子知道高考成績后很滿意,對他們說的第一句話是:“我非常對得起你們。”

  令人費解的轉變

  抱怨專業沒前途,大學肄業他瞞了父母

  2003年9月,楊崇生和妻子送兒子去北京航空航天大學報到。兒子四年的大學生活,楊崇生並不了解,他覺得兒子從小就很懂事不需要家長煩心,長大了就更不需要了。

  楊仁榮對大學生活的描述,楊崇生隻記得他大二暑假回家跟他抱怨:“咱們國家的飛行設計專業比西方發達國家落后二十多年,學得沒有意思,也沒有前途。”

  2007年6月,楊仁榮迎來了畢業季。他跟父親說,自己想考北京大學的研究生。楊崇生聽了挺滿意,立刻給兒子打了5000塊錢,讓他認真備考,但一年后發生的事,楊崇生開始擔心了。“兒子在電話中,一會兒說在花旗銀行打工,一會兒又說在保險公司上班,總沒個定數,我老感覺有什麼地方不對。”楊崇生委托在北京的侄子(楊仁榮的堂哥)去看看兒子在干什麼,得到的回復是: 楊仁榮沒考研,也沒參加工作。

  楊崇生和妻子坐不住了。2008年北京奧運會前夕,妻子獨自一人前往北京回龍觀找到了兒子,租住在一個四人的合租屋,房子也收拾得很干淨。一次偶然的機會,吳細女發現了兒子的北京航空航天大學肄業証,心裡頓時拔涼拔涼的。面對母親的質問,楊仁榮面色大變,說自己已經是成年人了,不需要他們管教。“2012年,我們聯系上他大學時的輔導員老師,才知道他沒有拿到畢業証的原因,是沒去參加物理畢業考試。”楊崇生說。

  2008年10月,楊崇生連續接到四家銀行共計3萬多元的催還貸款電話,才知道楊仁榮一直在向銀行借貸款。楊崇生震怒,11月份趕往北京。他先讓侄子替兒子還掉了所有的貸款,然后便一直與兒子談心。在即將離開北京時,他質問兒子“你對得起我們嗎”,“如果你想我們好,就去參加工作﹔如果你想我們死……”楊崇生說,兒子當時點了點頭,並保証一定會去工作的。

  這成了楊崇生記憶中與兒子的最后一次對話。

  失聯

  一條短信自此失聯,父母尋找9年無果

  2009年2月22日,楊崇生收到了一條奇怪的短信,是兒子用別人的手機號發來的,內容大致是“我在北京過得挺好的,不用擔心,勿念。”短信后還留了一個北京朝陽區的居住地址。

  楊崇生隱隱覺得不對勁,立刻向發短信的號碼打了電話,對方說自己叫楊希(音),是湖北人。他在電話裡喊楊仁榮接電話,就在楊父等待兒子接電話的途中,楊希突然說“你兒子不在這裡”,然后挂掉了電話。

  此后電話再未打通。而楊仁榮似乎就此人間蒸發了。

  從2009年到2013年,楊崇生5年走遍了北京的大街小巷,四處奔波尋找兒子的蹤跡。他在北京十八裡店派出所和中關村派出所報案,憑借兒子的身份証號查詢使用地點,然后去每個地點蹲守。

  楊崇生說,他印象最深刻的是,得知兒子曾在北京的一家網吧出現過的信息時,他在天寒地凍的網吧門口蹲守了兩天也沒尋到兒子。后來楊崇生去北京,每次都要去那個網吧看一看,直到某一天,“那家店已經倒閉拆除,不復存在了。”

  楊崇生說,身份証使用地點表明,楊仁榮常年在北京生活,而去年的4月22日,楊仁榮購買了從北京西站到西安站的火車票,卻沒有再買返程。這是兒子距離現在最近的一次身份証使用信息。

  楊崇生說,他每年都會給北京十八裡店派出所打電話詢問,派出所民警告訴他,必須要楊崇生本人到北京才能查詢。“民警勸我:兒子已經是成年人了,不要找了,他能照顧好自己。”

  紫牛新聞聯系上十八裡店派出所民警,得到的回復是:可以按失蹤人口報案,但具體能否尋找到不好說。

  再次呼喚 無論你怎樣,父母都不在乎,隻盼早日回家

  長期尋子無果,讓這個家庭背負了沉重的心理負擔。每年過年,別人家總是熱熱鬧鬧地全家人團圓在一起,而兒子的缺失總讓吳細女郁郁寡歡。今年7月,吳細女總覺得腰酸肚子痛,於是去縣醫院做檢查。醫院診斷是子宮肌瘤,但准備手術時發現吳細女是極為罕見的血型——熊貓血,縣醫院血庫儲備不足,無法進行手術。趕到南昌的大醫院求醫,吳細女被確診為子宮梭形細胞惡性腫瘤。“醫生說,我妻子的病雖然經過手術,還是有隨時復發的可能,一旦復發長則能活一年多,短則隻有幾個月。”楊崇生心痛地說,他認為如果此刻兒子能夠歸來,而妻子又肯接受后期的化療,那麼也許疾病還有所轉機。

  “孩子,無論你在哪裡,無論你經歷了什麼,無論你貧窮或榮華,我們都不在乎。隻盼你能聽到這一聲呼喚,盼你早日回家。”這是楊崇生一家目前最大的心願。(記者 陳勇 楊志敏 實習生 謝好祺)

(責編:池夢蕊、高星)

推薦閱讀

奧運十年:傳承奧運遺產 再鑄"雙奧之城"
 十年過去,北京成功申辦2022年冬奧會,成為世界上首個既舉辦過夏奧會又將舉辦冬奧會的“雙奧”城市。從2008到2022,從夏奧到冬奧,北京的奧運故事還在繼續。
【詳細】奧運十年:傳承奧運遺產 再鑄"雙奧之城" 十年過去,北京成功申辦2022年冬奧會,成為世界上首個既舉辦過夏奧會又將舉辦冬奧會的“雙奧”城市。從2008到2022,從夏奧到冬奧,北京的奧運故事還在繼續。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