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自己名字命名道路”靠譜嗎? 相關部門:不可私自命名道路 

2017年07月12日07:30  來源:北青網
 
原標題:“以自己名字命名道路”靠譜嗎?

  出現在無名路上的“葛宇路”路牌

  高德地圖上標注著“葛宇路”的位置

  后被多家地圖導航收錄引熱議 相關部門表示市民不可私自命名道路

  近日,一則《如何在北京擁有一條以自己命名的路》的文章在網絡上引發熱傳。文章中稱,一位名叫葛宇路的學生從2013年起尋找地圖上的空白路段,並貼上自制的“葛宇路”路牌。隨后,高德地圖等地圖收錄這條道路,這條本來無名的道路竟以“葛宇路”這個人名來命名。

  昨天,北京青年報記者從雙井街道辦事處了解到,這條道路目前其實還沒有正式被命名。北京市規劃委員會工作人員稱,市民不可以私自命名道路,應由專門的地名辦公室負責道路取名。朝陽區市政市容委表示,個人不能隨意制作並懸挂路牌。另外根據《北京市地名管理辦法》相關規定,一般不以人名作地名。

  爆料

  在北京可以擁有一條以自己姓名命名的路?

  近日,在熱傳的《如何在北京擁有一條以自己命名的路?》文章中,“葛宇路”引發大量關注。文章中稱,一個名叫葛宇路的人,2013年前后在雙井蘋果社區附近找到了一條沒有名字的道路,隨后貼上了用自己名字制成的路牌。2014年,高德地圖上便可以搜索看到“葛宇路”,葛宇路於是“開始制作符合現場環境的正規路牌”。2015年,百度地圖也出現了“葛宇路”。

  文章同時稱,“所有快遞、外賣、導航、市政標示均可正常使用葛宇路進行定位”。在今年的央美研究生畢業展上,還展出了“葛宇路”這個作品。

  文章大量轉發后,也引起了網友質疑。有網友認為這種以自己名字命名道路的做法很有趣,但同時也有網友表示,“根據相關法規,擅自設置路牌的,應該處以罰款”,“道路名稱由規劃行政主管部門命名,對於新修的市政公共道路,交通管理部門向規劃部門咨詢后,再開展管理工作”。多名網友質疑,此舉是否合法合規。

  昨天,北青報記者查詢發現,葛宇路1990年生於湖北武漢,曾就讀於湖北美術學院,2014年被錄取為中央美術學院碩士研究生。而“葛宇路”並不是葛宇路本人第一次開展類似的“藝術創作”。在中央美術學院官方微信發表的一篇葛宇路採訪中,葛宇路表示,自己在湖北美院就讀時,曾把“葛宇路”噴在了校門口的牆上和地上,並用其他工具寫在了海報欄、廁所、黑板等地方。

  探訪

  路口兩旁設“葛宇路”路牌

  昨天,北青報記者在高德地圖和百度地圖兩款軟件上以“葛宇路”為關鍵詞進行搜索,發現均可以查到這樣一條路。

  北青報記者根據地圖指示來到現場進行探訪,發現這條路東西走向,是朝陽區百子灣路和百子灣南二路之間的一條道路,西接黃木廠路,東接九龍山路,將蘋果社區分為北區和南區兩部分。這條路雙向通車,步行不到十分鐘即可走完。

  在這條路的兩端,北青報記者看到各立有一個白色的長方形“路牌”,上面寫著“葛宇路”三個字,兩個路牌上面都挂有禁止鳴笛標志,其中一個路牌上面還挂有禁停和限速標志。

  在蘋果社區北區工作的孔先生對北青報記者稱,此前蘋果社區附近原為一家啤酒廠所在地,這條路原本在啤酒廠內部,后來啤酒廠拆掉后修建了蘋果社區,修建了這條路,但在附近上班的人也沒有過多關注這條路的名字,“就是一條小路,也沒說是叫葛宇路還是什麼的”。

  蘋果社區北區院街藝術區招商中心一位工作人員稱,大家一直管這條路叫“葛宇路”,但是具體怎麼命名的則不清楚,“2007年的時候建了蘋果社區,當時就有了這條路,但是當時沒有立路牌,那會就叫南北區之間”。對於路牌是何時立起來的,工作人員則表示不清楚。同時,工作人員稱如果遇到需要寄快遞的情況,都直接填社區名字和樓號,沒有寫過“葛宇路”作為收貨地址。

  此外,蘋果社區南區物業工作人員稱,居民都叫這條路為“葛宇路”,但不清楚路名的由來。

  求証

  街道:這條路尚未正式命名

  對於“葛宇路”是否為這條路的真實名稱,以及這個路名的由來,北青報記者詢問了蘋果社區內的居委會。一位吳姓工作人員介紹,在冊的這條路實際叫“百子灣南一路”,“按照原來的社區規劃圖,南北區中間那條馬路應該是通的,只是小區建成比較晚,各方面還沒有到位,中間那條待征路還沒有打通。實際上和‘百子灣南一路’是一條路,當然你也可以叫‘葛宇路’。”

  隨后,北青報記者詢問了雙井街道辦事處城建科,工作人員介紹,這條路目前還沒有正式名字,而如果設置路牌的話需要審批通過才行。

  市規劃委:市民不可私自命名道路

  昨天下午,北青報記者電話聯系了北京市規劃委員會,工作人員表示,目前尚未得知網上熱傳的“葛宇路”相關情況,不過按照規定,市民不可以私自命名道路,而應該由專門的地名辦公室負責道路的取名。

  針對百度、谷歌等地圖軟件上收錄“葛宇路”這一行為,北京市規劃委的工作人員表示,地圖軟件收錄並不代表官方承認,官方的備案裡面一條道路隻有一個名字。一般道路名稱都以道路旁邊的交通指示牌為准,如果有私自命名路牌的情況,“隻能按照小廣告處理”。

  北京市朝陽區市政市容委的工作人員告訴北青報記者,“交通路牌一般是由交通支隊設置,個人不能隨意制作並懸挂路牌”,而一旦發現這種情況,將由城管進行拆除工作。

  北青報記者查詢看到,根據《北京市地名管理辦法》,市地名辦公室具體負責全市地名的命名、更名及其有關的管理工作,市地名辦公室的日常工作由市規劃國土局領導。根據民政部頒布的《地名管理條例》,地名管理應當按照規定的原則和審批權限報經批准。未經批准,任何單位和個人不得擅自決定。條例規定,一般不以人名作地名。

  地圖公司

  收錄新路一般有多種情況

  在熱傳的文章中,相關網絡地圖收錄“葛宇路”成為了這條路“被命名”的關鍵,昨天,一位地圖內部人士透露,目前可能沒法查詢當時的收錄情況,推測當年收錄“葛宇路”時,審核並不嚴格,看到“路牌”后便直接收錄進地圖中。

  就一條新路在導航軟件上怎麼從無到有,北青報記者咨詢了高德地圖方。相關工作人員介紹,道路上線地圖主要是通過自主採集和大數據結合的手段,“比如我們可以通過大數據發現小區內部道路,並識別出道路走向和出入口。”

  工作人員介紹,發現新路基本有三種情況:“首先是情報數據,就是各種官方發布的某某路上線,我們會根據這個信息上線﹔其次是浮動車數據,就是車路過后,結合多用戶實際開車產生的行駛軌跡,同時疊加圖像資源,我們確定追加道路﹔再就是用戶上報,我們再核實。”

  對話

  葛宇路:最初隻當做一個藝術品 現在意識到可能不符合法規

  昨日,北青報記者聯系到命名“葛宇路”的中央美術學院學生葛宇路,他表示最初以自己的名字命名一條道路只是源於藝術設計,並沒有想到會被地圖軟件收錄成為具備功能性的道路名稱。對於“葛宇路”的走紅,葛宇路本人除了開心還有些忐忑,他害怕關注度上升的同時還會引來爭議,由於“葛宇路”最初命名的時候並沒有經過審批,他擔心“葛宇路”會因此被撤掉。

  北青報:最初怎麼會想到以自己的名字命名一條路的?

  葛宇路:最早的想法起源於一次短期美術史課程,我開始思考名字和我個人的關系,以及私人符號出現在公共場合的某種趣味性。大家通常會選擇隱匿掉自己的名字,我決定反其道而行之。

  北青報:你怎麼知道那條路是沒有名字的?

  葛宇路:當時通過搜索紙質地圖和網絡地圖,都沒有發現這條道路的名字。最初這條道路只是位於蘋果社區內部,后來社區一分為二,我猜想有可能是因為道路狹小等原因並沒有相關部門為其命名。

  北青報:你在“葛宇路”上都放了哪些標識?

  葛宇路:我查看了附近的道路標識,按照樣式在網上定做了兩個“葛宇路”的路牌,分別挂在了道路的東西兩側。另外,這條道路的西側原先就有禁止鳴笛標識,我就在東側也放置了一個同樣的標識。

  北青報:路牌放過去的時候有沒有跟相關部門報批?

  葛宇路:沒有。

  北青報:你自己覺得這個行為合法合規嗎?

  葛宇路:最初設計的時候我也只是把“葛宇路”作為一個藝術品,沒想到后來它能成為具備實際功能的一條道路的名稱。但是我意識到這可能會影響市容市貌,也不符合相關法規。

  北青報:你是什麼時候發現“葛宇路”被地圖軟件收錄的,當時什麼心情?

  葛宇路:同學有一次點外賣在地圖上發現了這條跟我名字一樣的道路,我才知道“葛宇路”被地圖軟件收錄了。當時的心情是復雜的,一是開心,同時也有些忐忑。因為后來我發現有人把這件事情發到了知乎上,就擔心“葛宇路”因為過度曝光會被撤掉。

  北青報:之前有在北京的其他路上貼過自己的名字嗎?

  葛宇路:貼過,我在草場地和亮馬橋的一些道路上也貼過自己的名字。我也不清楚為什麼隻有這條“葛宇路”被地圖軟件收錄,有可能只是巧合吧。

  文/本報記者 郭琳琳 張香梅 劉珜

  實習記者 劉思佳 文露漪 劉安琪

  攝影/本報記者 郭琳琳 線索提供/朱先生

(責編:尹星雲、高星)

推薦閱讀

記者探訪:北京垃圾分類要有"首善標准"
 
你住的小區有分類的垃圾桶嗎?垃圾分類的好處,你感受得到嗎?是什麼原因導致生活垃圾分類難推動?其中有哪些問題亟待解決?
【詳細】記者探訪:北京垃圾分類要有"首善標准" 你住的小區有分類的垃圾桶嗎?垃圾分類的好處,你感受得到嗎?是什麼原因導致生活垃圾分類難推動?其中有哪些問題亟待解決? 【詳細】